當前位置:首頁 > 龐大集團被債權人申請重整 >

龐大集團被債權人申請重整

來源 簡明扼要網
2021-09-06 14:57:23

  沒有流通股的1018家企業中,集團在有流通股之后“復活”的企業2015年營收中位數為5562萬元,集團營收增長中位數為19%;凈利潤444.13萬元,增長中位數為34.60%;而沒有“復活”的企業,營收中位數為3505.36萬元,營收增長中位數為9.23%;凈利潤中位數為191.17萬元,凈利潤增長中位數為16.86%。

“有些合作方,被債沒合作之前覺得挺好,合作完之后發現原來不是那樣,下一次就一定避開跟他合作。“我會親自看財務報表,權人填表格就是問我要錢啊!我自認比較大方,基本都不會拒絕他們要錢的請求。

龐大集團被債權人申請重整

后來才發現,申請其實游戲里隱藏有商業價值。”江蘇稻草熊影業成立之后,重整第一個大項目就是《新白發魔女傳》。2003年,集團吳奇隆曾與華誼兄弟合作投資了電視劇《鐵拳浪子》,但最后這部電視劇讓吳奇隆賠了不少錢。而且,被債基金對投資的案子數量有要求,這家投一點,那家投一點,每個公司或者項目都只了解皮毛,因為我不是實際經營者。“當時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權人覺得做了之后到市場上應該就能賣。

”吳奇隆自信自己的項目并不缺少投資,申請只是他不愿意把風險留給別人。這樣的話,重整我絕對對得起朋友,也挺有面子的。”到了2010年,集團由吳奇隆監制的兒童普法動畫電影《海底淘法》陸續在全國院線上映,但這部影片也沒有賺錢。

吳奇隆笑稱,被債這部游戲給藍港賺了很多錢。到目前為止,權人稻草熊科技已經研發出包括《犀利仁師》《白發魔女傳》《向著勝利前進》等多款游戲。在《蜀山戰紀》的影游互動實驗中,申請藍港互動順理成章地拿到了這部作品的手游版權。“我常聽到有企業說,重整要做一家百年老店,做龍頭企業。

“跟現在BAT這些公司的模式是一樣的,只是當時太超前了,那時候手機還不是彩屏的,作藍牙這種投資太大了,技術上也有問題。另一部讓江蘇稻草熊影業在業內聲名鵲起的作品是《蜀山戰紀》,這是江蘇稻草熊影業的原創IP。

龐大集團被債權人申請重整

但吳奇隆沒有停止游戲合作的腳步。在江蘇稻草熊影業,吳奇隆的身份是藝術顧問。2016年,吳奇隆以3300萬收入超過楊冪、吳秀波、馮小剛等人位居第26名。最初,這部戲的拍攝預算只有1億,但拍著拍著,工作人員告訴吳奇隆,已經花了1.5億,而且后期制作燒了不少錢。

他很重視給對方留下好信用形象。“一開始我去跟愛奇藝談的時候他們也不愿意,但是,最后結果還不錯。”前期幕后經歷試水,讓吳奇隆賠了大概上千萬。排名最靠前的時候2014年曾經進入第9名。

我有房子住、有車子開還想怎么樣。”從創業到現在,他從來不在乎自己賠了多少錢。

龐大集團被債權人申請重整

2014年,吳奇隆與盛大文學成立工作室的發布會上,奧飛動漫以及其他多家網絡游戲公司的代表悉數到場。從小虎隊出道至今,吳奇隆幾十年來的商業版圖已橫跨餐飲、房地產、影視等傳統和新興產業。

但由于當時芯片太貴,互聯網公司太燒錢了,一兩年下來,公司大概燒了幾百萬(相當于現在的上千萬),最后也沒有成功。什么是“爛好人”?吳奇隆說:“一般跟我合作的人,都有所獲益,因為我不占別人便宜,吃虧的話,我一般自己扛著。“比如一場法律考試,結果試卷中涉及到部分醫學知識。A股上市公司暴風集團曾希望以10.8億元購買江蘇稻草熊影業60%股權,在收購被證監會否決后,江蘇稻草熊影業最終拿到阿里影業2億投資,估值已達15億元。“我當時覺得,只要把我的內容做好,華誼兄弟是大公司,應該能賣得挺好的,后來才發現,其實電影才是它的長項,電視劇的發行他們并不是很理想。接著,他又做回演員的老本行,他告訴他的合作伙伴,“等我出去賺點錢,再回來折騰。

有人說,是賣給電視臺賣不出去,才選擇了先網后臺。”很多人都覺得這是在做爛好人,但投資就是這樣,你現在做一點好事,等你什么時候不好了,別人才會愿意出來幫你。

只要與影視有關,吳奇隆多多少少都會涉足。最早這部電視劇的版權是江蘇稻草熊影業從原著梁羽生先生后人處購得,包括電影、電視、網游三部分版權。

而且,其實,吳奇隆對游戲似乎更加情有獨鐘。”吳奇隆自己去看小說,談版權,拍電視劇,還會跟游戲公司商量旗下IP改編游戲的核心玩法……他甚至不太愿意接受投資,“覺得是欠別人的,很有壓力”,他更喜歡默默地賺錢,然后,自己投入。

“跟他交流的時候,半個小時之內就會發現,不是在跟一個明星聊天,而是真的在跟一個行業人士談合作。最心痛的時候是,有的項目花時間和精力認真做了,但最后因為某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整個項目一敗涂地。“如果賠了就當是交學費了,這些代價都是必要的?;ヂ摼W最早做大的公司是百度,以搜索業務見長,騰訊在這方面競爭不過百度,所以才做了社交,后來才有了微信;網易沒有搜索,也沒有微信,但是開拓了游戲業務,也慢慢成為這個領域中的強勢平臺。

在他看來,投資其他領域類似于提前接觸課外知識,非常有必要,說不定什么時候就用到了。因為除了當演員,吳奇隆還是一個商人。

后來大家就開始紛紛模仿這種模式。幾年前大家還覺得韓國藝人受大眾歡迎,誰都沒有料想到‘限韓令’的出現。

近日,吳奇隆接受了娛樂資本論的獨家專訪,他反復提到:“我是一個創業者,不是投資人。”一般而言,很多明星的邏輯是,自己要吃果子,但不必親自種樹。

如果有問題,也只能看到財務報表上的問題,但這些數據都可以造假劉獻民:網綜其實是一個B2B的生意,它的資金來源是廣告主甚至是平臺,在大制作大投入的情況下,付費不一定是合適的收回投資的方法。第三檔星座真人秀《最強星戰》以PGC模式和優酷合作,優酷建議我把節目放到會員庫里做付費,然后分賬。知識本身是有生命力的,泛娛樂化的內容聽過以后覺得Happy,但不會再聽,觀點性的知識也一樣,我發現能沉淀下來的知識付費基本上有兩種形式,一種教育性、專業性很強,用戶能夠系統化學習,短時間內得到收獲。

陰超:首先我覺得創新是必然的,但是你打造一個從來沒有的東西我覺得不可能,從古至今,從中國到外國,所有的人設形象都已經都已經被拍攝或者寫成小說,在創新上我們做得更多的是排列組合,我們可以借鑒很多原有的人物設定,做一些新的闡釋。韓澤:爆款吸引流量,打造爆款有一套完整體系,去年火爆的《老九門》就是一個完整的IP生產開發,它的變現從文學拓展到網劇,再到電影、游戲和衍生品,甚至代言,形成了完整生態,所以優質內容的背后還包括內容開發和運營。

這種碎片化的、應用型的知識對我們的知識體系,邏輯判斷是有影響的,所以我們雖然不排斥吸收這種知識,還是會沉淀下來讀一讀經典,兩者互為補充。陰超:綜藝對標電視臺比較大的節目,它的投資成本比較大,一般情況下,它的啟動資金或者cover成本的方式來自廣告冠名,如果以付費形式做網綜,付費的門檻已經篩選掉一部分觀眾,對廣告主來說沒辦法在瞬間達到它期望的峰值,是一種損害。

供需沒有在一個平面上,單獨的UGC文章無法解決用戶的痛點。將來平臺方有可能和內容提供方合作產生一些新的網綜互動方式,或者給用戶觀看網綜提供不同的角度,比如讓用戶只看到喜歡的明星,或者用VR拍攝綜藝,以上這些都有可能產生付費的點,當然這要看內容生產方的創作能力和平臺的配合度。

趁丈夫洗澡影音先锋